• <tr id='18613'><strong id='3852c'></strong><small id='9bc47'></small><button id='e965c'></button><li id='09882'><noscript id='1a856'><big id='2c9e9'></big><dt id='ad80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5656'><option id='58271'><table id='e3536'><blockquote id='38948'><tbody id='e045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09e24'></u><kbd id='ad259'><kbd id='c3fb0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4b98e'><strong id='0a1e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df83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6489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82d76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0a201'><em id='23457'></em><td id='a0bc5'><div id='20f0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aeca'><big id='5d8ba'><big id='598c6'></big><legend id='7ac0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78eb1'><div id='31683'><ins id='411c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7221e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cc8b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29a5b'><q id='432ca'><noscript id='f3020'></noscript><dt id='05dd6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3a55f'><i id='fd97c'></i>
                English      浙里办APP
                高级检索
                聚焦缙云
               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>政府资讯>>聚焦缙云
                走进江西“缙云村”之一:异乡与故乡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日期:2020-05-22  文章来源:缙云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:上世纪70年代,几万缙云人肩挑手扛,修建了令世人瞩目的大洋水库。在修建水库过程中,有200多名的大洋水库移民,搬迁到了遥远的江西省资溪县港口村开始了一段不一样的人生。50年快过去了,你在他乡还好吗?带着故乡人民的问候,夏日,记者到江西省资溪县“大洋水库移民村”。看望这些久别的亲人,走进这段尘封的往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因为“缙云人”三字,我们驱车千里来到江西省资溪县。这里生活着一群缙云人。他们在上世纪70年代初,因缙云兴建大洋水库而移民至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时光荏苒,50年快过去了,你在他乡还好吗?盛夏,记者走进他们的生活地——高阜镇港口村前源自然村、船山自然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-记者一早到上官耀宗家拍摄-

                    时代的烙印 

                  前源,两带青山分列两边,中间一片稻田,房舍依着山脚,一条清冽的小溪从山里流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-前源村-

                  在79岁的上官耀宗记忆里,缙云的故乡——大堰头村宛然如前源。平坦的田畴,一条溪流蜿蜒其中。如果不是要建大洋水库,他们会一直住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70年8月开始,缙云县集中人力财力兴建1000万立方米以上的大洋水库。工地上,肩挑背扛小车推,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。随之而来的是移民问题。“缙盘电字(70)第9号”就是针对移民问题的一份历史文件。文件中说大洋水库建设进度迅速,1971年春汛前,大坝必须筑高达26米以上,才能安全脱险,渡过汛期。大坝筑高后,蓄水防洪,马上就要影响到库容内的移民村。“移民问题越来越显得急促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移到哪儿去?这是摆在移民面前的一道选择题。可以县内迁移也可以外迁。大堰头大队89户424人中有200多人选择外迁至江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吃碗白米饭”是他们外迁的原动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-上官耀宗夫妻-

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纪70年代初还是“吃大锅饭、干集体活”的公社化时代,农业生产效率低,粮食产量低,温饱是农民面临的一大难题。对他们来说,顿顿吃白米饭是一种奢求,但又是照亮前行的一道希望之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年,上官保品和上官岳来两位公社委员,同时又是大堰头大队主要负责人,找到了前源这块好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听说江西田地多,种田人有田种就好。我和岳来商量先找田种。”回忆往事,84岁的上官保品思维清晰。他说俩人在移民组同志的带领下来到江西找田,找了好几个地方,都不满意。最后来到前源,眼前一亮,一丘丘的田鳞次栉比,平坦宽阔。“这个地方中意!”俩人当下就定了。回去跟村民一说,村民就同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从1971年清明开始,大堰头的村民分批移往江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-前源村村民-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切从头开始 

                  前源虽好,却不是一场“诗意的栖居”!

                  大堰头的男人们先踏上这片土地,为的是种田、搭棚。秧苗老表已帮忙育好,耕田、插秧就行。男人们把拖拉机也带下来。凡是能用得上的大件家当,水缸、橱柜、石磨、坛坛罐罐等都带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寄宿在附近章溪村,吃完饭走到前源来干活。秋收冬藏,草棚也搭好了,男人们回缙云,把家属接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-前源村-

                  金锡英当年31岁,怀揣着由在大堰头积攒下来的粮食换成的粮票,怀里抱着一个一岁的儿子上官飞川,后面跟着两个会走路的孩子,还有70多岁的二伯公,一家人坐汽车、坐火车,又坐汽车,一路风尘,来到前源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从一条窄窄的土路走进去,走到,金锡英便放声大哭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爷娘生我一个女儿,舍不得放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。来了,他们就没女儿了。”金锡英回忆。众人劝她来了就不要伤心,总要想办法住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来之前,金锡英想的是,“那时兴字当头,说移民好,住大堰头没出息,我也想移到大些的地方,生活条件好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但理想与现实并不能无缝对接。在这里,一切得从头开始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-前源村的老房子-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年,人们开始造房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上官耀宗是个木匠。虽然多年不做木工活了,但阁楼上还堆放着家伙什,锯子、刨子、凿子等,细分为“做大木的”“做小木的”。“端着一盏煤油灯,做(木工)到哪就点到哪。”他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年,夜晚成了最自由的属于“自己”的时间,可以造房子,可以开荒种地。而白天是“集体”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月当灯,星当灯,金锡英夫妻俩晚上抬木头。因为没钱叫别人干。板壁也自己筑,手艺不好,空隙大,风一吹,轰轰地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上官耀宗的邻居上官宏达趁着夜色去山上背木头,房子的地基都是他一个人一畚箕一畚箕地担出来,“担到晚上十来点钟,第二天早上天一放白又开始担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每个人口200来元的移民费,不够用。造房子材料要钱,工夫要钱,还有七七八八的支出,都要钱。“根本不够用!”上官耀宗说,那个年代温饱依然是个问题。粮食产量低,得向老表借,白米饭不够吃,番薯、萝卜、玉米等杂粮来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-上官宏达的妻子-

                  金锡英一家有六七个人要吃饭。一天要两斤米,金锡英只能算着吃。“三餐喝粥,饭也没得吃。男人要干活,捞稠的给他,自己薄薄的喝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生活的艰苦让金锡英后悔了。她想回大堰头,可又回不去。一段时间,心里总是空空落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上官保品也后悔了,但他想的比金锡英更多。“我也想移回去,可我带着一帮社员下来,我回去他们也要回去。回去的话又要麻烦政府,大队也不会接受,移出来后怎会接收回去呢?想想总是留在这儿,再苦也要坚持下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上官保品的妻子受不了这份苦,抛下丈夫、女儿,一个人回到了浙江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一场变故来得让金锡英措手不及。丈夫是村里的会计,时时想着怎样让村民日子过得更好。种李树、梨树,请外地来的师傅教种香菇,来来往往的用度都要入账目,但是,发票丢了。那时正是“文革”末期,一场运动让金锡英的丈夫因此事患上了抑郁症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丈夫干不了活,整天呆坐在家里。过了一段时间,金锡英一手抱着在江西生下的孩子,一手提着装着小鸡崽的篮子,想到县城卖了鸡崽换钱,带丈夫到医院去看病。路上,丈夫走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50天后,才在一片林子里找到他!但已是一堆白骨。金锡英抱了一床被子,草草地收殓了他,撕心裂肺地大哭一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年半以后,为了互相有个依靠,她和上官保品组成了一个新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我很累,可是没退路 

                  船山,是大堰头村民的另一个落脚点。从国道边上一条土路进去约3里的距离。一大片清一色的土木老房子都是移民时代的留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村子里静悄悄的,只有鸟啼、虫鸣声。老房子孤寂地伫立在蓝天白云之下,年轻人都出去闯荡了,村里只有留守老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-船山村-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不是“歇伏”,64岁的上官决相和他的妻子也会外出挣钱去。他养了5头骡,干着“马驮货”的营生。一年中有半年时间在外接活,最远到过广东韶关,一般都在省内打转。夏天,天热,骡子要歇气,人也受不了。夫妻俩就呆在家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即便如此,上官决相的生意还是很好,总有雇主打电话来问他驮不驮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驮什么啊?三原18个铁塔啊?铁不驮,这么大热天谁给你驮啊?天太热了,吃不消。天热谁赚你这个钱啊?命重要还是钱重要?我也不缺钱。”坐在灶间的长条凳上,上官决相一口回绝了对方。妻子正在烧午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-上官决相-

                  一年少则五六万,多则十几万,干了13年,上官决相说自己已有一笔不小的存款了。这让他底气十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家里的老房子也不打算再造了,三个子女都已在外谋生,成家立业,混得都不错。上官决相不需要为子女而殚精竭虑。

                  隔着一口小水井,后院里还有一栋两层的砖墙房子。这是上官决相在小儿子四五岁时造的,为俩儿子今后成家而准备。如今小儿子36岁,兄弟俩都在外安了家,不会回来住了。房子成了堆杂物的场所。一间厢房里放着一个大衣橱,一张四方桌等旧家具。中堂后壁上则贴着父亲的遗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衣橱、四方桌都是移民时从缙云带下来的,那年,上官决相15岁。在他的记忆里,住茅草棚,吃番薯,喝污泥水、走黄泥路,那个年代十分艰苦。

                  移民到船山几年后,他和前源村的上官云玉结了婚。父亲已造了一栋土木房,夫妻俩后来又造了现在的房子。开荒种田,妻子背着孩子干农活,这在当时是习以为常的事。“江西人没浙江人勤劳,天不亮我们就起床干活了。番薯粉都有1000多斤洗起来。”上官云玉自豪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-上官决相的妻子上官云玉-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夫妻俩因为赶骡不种田了。但夫妻俩依然很勤劳。上官决相高高瘦瘦,可是有力气,妻子说他给骡装货时能把一袋水泥一下子就举上去。“就是平时喜欢喝酒、抽烟!”上官云玉身量小,但干活也不含糊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歇伏时,上官决相砍了一棵树,决定把骡圈的屋顶修缮一下。原先骡子养在父亲的老房子那,如今,老房子倒了,只能牵回来养。上官云玉则忙着洗刷家具、晒被子,前段时间梅雨天气,东西都受潮发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每天,上官决相都要喂骡。他拎着一塑料筐的玉米,走进去,骡子很快聚拢来,低头吃食,上官决相边抚摸着就近的一头骡的鬃毛,一边对它说,“人不干没得吃,你不干也没得吃,听到没?哪拿来吃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在上官决相的手机里,他的微信签名是“我很累,可是没退路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-上官决相-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  政务微信
                政务微博
                政务服务网
                166彩票主办 缙云县委县政府信息中心建设管理 浙ICP备09055164号   浙公网安备 33112202000129号  网站标识码:3311220003  技术支持: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